【一次冲动的露出】

2010/01/25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2010/02/27发表于:风月大陆

***********************************  心情不好之下写了这篇作品,希望快些事情会有转机吧!
***********************************
  我是一名幼稚园教师,今年已经27岁了,由早到晚的学校生活实在令人闷透,有时连回家后也要继续为明天的课堂备课,更是加倍的使我想尽快脱离幼师的工作,可惜现在工作不易找,转了工作的话,薪金亦肯定大不如前,所以我仍只好继续安安份份地当一个幼稚园教师。

  我有一副典型的女教师脸孔,算得上清秀,身材也很标准,又有一个稳定的男朋友,他的收入也不错,而且我们也计划在来年结婚。别人眼中的我,就总是那么好运气、幸福、事事顺境,令人羡慕,但是我内心其实感到我的生活极其枯燥,一点儿的刺激也没有。

  这番话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说,因为他们都不会明白,只会以为我在无病呻吟,身在福中不知福,然后就是一大堆的道理。

  下午6时了,其他老师都已经离开学校了,但我还要预备明天的教具,所以留在校内工作。由于要坐在地垫上工作,窄身的牛仔裤使我很不舒服,所以我决定把它脱掉。

  没有了牛仔裤的束缚,整个人果然舒服了很多,不过在课室只穿著内裤在工作实在有点不自然,但一想到反正全校只得我自己一人,便即时去除了不安的感觉,继续工作。

  这样的装束确令人轻松得多,上身穿著T恤和胸罩,下身只有内裤,几乎就像我平时在家的模样。虽然现在身处幼稚园里,但坐在软软的地塾上感觉就好像坐在家中的地毯上,我彷佛忘记了自己老师的身份,加上四周都没有其他人,更使我想进一步的放纵一下,于是我伸手入上衣之内,尝试把乳罩也脱下。

  现在我全身上下就只穿著一件T恤和内裤,正是我日常在家中的装束,很自由舒畅,我不禁躺卧在课室的地塾上,我又彷似变身成班中的幼儿,无拘无束地在地塾上转来转去。

  我感到自己实在很累,我要暂时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我需要休息一下,于是我便平躺在地塾上闭目休息,不知不觉间我便睡著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了,看看墙壁上的挂钟,原来已经11时有多,但发觉周围的环境有点奇怪,原来我不是在自己的课室内,我竟然去了别人的班房,而且睡了四个多小时,但更吃惊的是,我的上衣不见了,原来我正赤裸上身睡在别人的课室之内,身上唯一衣物就是一条小小的内裤。

  我知道是我的老毛病又发作了,刚才我梦游,所以在睡梦中不自知地把上衣脱去,而且还走到别的课室继续睡觉。

  我小时候便有发现有梦游症,但不常发作,通常一年也未必会发作一次,所以便认为是小问题,不曾去理会它,对上一次发作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想不到今次竟然在学校里睡觉时梦游,而且还自己脱去衣服,幸好校门的锁比较复杂,不然的话,半裸地走来走去,误打误撞了出校门之外便羞家死了。

  我看清楚身处的环境,发现自己原来身在高班课室,我又看看附近的环境,希望找到自己的上衣,但整个课室一眼看清,根本没有任何衣服,那表示我在进入这课室之前已经是上身赤裸的,而我本来应该在幼儿班课室睡觉的,即是我刚才半裸地由学校走廊的东端行了到西端,幸好当时没有其他人,否则这荒淫的一幕肯定吓坏了人。

  当我想到自己竟然仅穿一条内裤在学校里行走,我真的羞得满面通红,不敢接受这现实,但事实摆在眼前,我全身上下,除了内裤之外,便什么也没有,我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回我的衣服穿上。

  我沿著走廊向自己的课室前进,并看看途中有否自己脱掉的衣服,此刻虽然学校里只有自己一人,但联想到这里日间热热闹闹、周围都满是老师和学生的情境,我不禁为自己此刻狼狈的样子感到羞耻,我发梦也想不到我竟然近乎什么也没穿地在课室里睡著,更在平日人来人往的走廊上行走。

  行遍了整条学校走廊也没有发现任何衣物,直至回到了自己的幼儿班课室,才看见原来所有衣服都在课室之内,我即时松一口气,不再担心。

  忽然我无意间看见墙壁上的大镜子,里头正反映著自己几乎全裸的样子,我定下神来认真地注视自己的身体,发现原来我的身材实在不错,双腿修长又白,乳房也有C罩杯,比起现在一众不知所谓的「靓模」一点也不输蚀吧,怎么从来没有人称赞过我的身材呢?甚至连我的男朋友也少有欣赏的说话。

  我还记得有一次刻意计划在他的生日派对为他穿上一条超迷你短裙出席,我在家里左看右看都觉得自己美极了,心想一定令他喜出望外吧!谁知他竟然嫌我穿得太暴露,说什么为人师表应该穿得庄重些,硬要我换过另外的衣服才让我出门,实在太不善解人意了,一点儿情趣也没有。

  越想越是不忿气,我有美好的身材怎么不能表现一下?难道我是老师便不可以穿得性感吗?我一定要斯斯文文,循规蹈矩的吗?一直以来,幼稚园教师的身份实在给我太多拘束了,我要反抗!

  看著镜子中半裸的我,我忽然生起一丝得意的感觉:『学校很神圣、很了不起吗?我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可以性感吗?我现在想怎样暴露也可以呢!』
  虽然我的衣服就在眼前,但我已经不想穿上它,我很想继续在这个一直压抑著我的地方裸露我的身体,对于我平日在学校所受的压制,我觉得能够在这工作的地方坦荡荡地四处游走,就是唯一可以的反抗方法。

  我决定要彻底地解放自己,于是把身上唯一的衣物──内裤也脱掉,一手抛到老远,由这刻开始,我不再是人称斯文大方的林皓婷老师,我要变成豪情放纵的艳女郎,我要赤裸裸地行遍这个自称为神圣纯洁的校园。

  校方平时对老师的服饰诸多限制,短裤不许,背心又不许,穿裙子又要长过膝盖……男朋友要控制我,学校又要控制我,我没有自由吗?现在我什么衣服都不穿,整个身体都暴露出来,你们可以管得了么?我看著镜中脱光了的自己,全身上下没有任何衣服,虽然有一点儿不安,但完全无阻内心的舒畅,感到一口闷气终于可以找到发泄的途径,我爱上这种裸露身体的感觉。

  裸体在学校里行走的感觉很特别,赤著脚行在走廊上已是前所未有的体验,现在脱光了衣服更是刺激万分,虽然明知校内没有其他人,但我仍是有点步步为营。

  我行到学校的大门前,每天早上我就是站在这门前迎接学生和家长们,现在我赤身露体地站在同一位置,闭目幻想他们看见裸体的林老师会有何反应,不禁心生一丝夹杂著羞耻感的兴奋,我很想可以真的这样做出来,但事实上我又知道自己根本不敢这样做,要裸体面对一群认识自己的人,一刹那间虽然刺激,但以后都要面对那份羞耻实在没法承受。

  忽然,我有一股开门的冲动,我在问自己:「既然日间不能做的事,何不衬此夜深人静的机会来完成呢?」

  在大大打开的学校大门前,一位赤裸的美女老师站在门口迎接街外一个个回校的学生,是多么不可思拟的情景,我现在就要为自己做一个创举!其实这所幼稚园是在某大型屋苑的范围内,大门前只是一个小型的公园,并不是繁忙的街道和马路,虽然也是公共地方,但这么夜了应该没有人会出现的,所以我的胆子也大起来。

  我真的扭开门柄,打开了一小缝隙,探头向外面偷望,果然是一片寂静,于是我把大门完全的打开,我赤裸裸的身体就如此毫无遮蔽地展示给外面的世界,任何人只要望向XX幼稚园,就会看见这幕罕见的诱人场面。

  但我完全没有想到有此危机,我继续裸体感受外面清新而带有凉意的空气吹在我身上,平时穿著衣服根本没可能有此感觉,裸体的确太棒了,我真想以后都可以脱光衣服,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赤身露体,全无拘束。

  看见外面的公园,就是平时幼儿出外嬉戏的地方,我幻想著自己正在裸体教学,路过的街坊都在欣赏我这位美丽的裸体老师。

  当然,幻想倒不如去实行吧,正所谓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经脱光了站在门口,何不尝试到外面体验一下在公园裸跑的滋味?我蠢蠢欲试,但自己也认为这念头确实太大胆了,万一让别人碰见,以后颜面何存?一定会被所有人耻笑的。
  理智与欲望的交战令我呆了不知多久,忽然我听到有脚步声行近,令我即刻惊醒过来,连忙退回校内关上大门,正暗自抹一把汗之间,竟然有人扭动门柄,推动了门,企图内进。

  原来我情急之下,只记得关门,却没有上锁。门外那人极有可能是巡逻的管理员,因听到了我刚才关门的声音,现在正检查学校是否没有锁好了门,甚至怀疑有贼人潜入校内。

  如果我现在发力跟他对抗,他必会认定里头有可疑人物,肯定硬要进来查看究竟,那么我在学校裸体的事便会曝光,到时什么也完蛋了;但是他既然已正在推门,便一定要入来看看才会安心的,我若然不动声色地躲藏一会,待他检查过后离去,应该会更加安全。

  幸好我没有穿鞋子,可以乘他入来之前无声地移步到走廊的角落处匿藏,我窥探是何人令我如此狼狈,果然是屋苑的管理员昌叔,若不是他一向做事慢条斯理,恐怕我已经当场出丑了。

  我正期待他快些离开,谁知他如此有责任感,竟然没有即时离开,还一步步地向我这边方向过来,似乎要巡视一片才放心。

  我当下暗叫不妙,内心更是不停的诅咒那该死的昌叔,但也得想办法逃走才是当务之急,于是我唯有退到走廊尽头的厨房,希望他不会巡视得那么彻底吧?
  学校的课室不多,三级共有六间课室,而厨房这边走廊则只有一间课室,不幸的是,他查看完第一个课室后并没有罢休,竟然向著前面的厨房行过来。这一下子死定了,我将要赤裸裸的坦露人前,而且还要想想如何解释自己为何会在学校脱得光光。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我发现厨房的窗口可能是我的最后希望,因为窗框比较大,我个子又细小,应该可以爬出窗外躲藏一会,伺机再爬回学校。

  虽然我不知道外面是什么环境,但现在形势危急,也不容我犹豫不决,于是我便以最快速度爬了出窗外,总算逃过了被发现的危机。但是我实在开心得太早了,我听到了昌叔说了一句令我心寒的说话:「太不小心了!这么大的窗子也不关好,让坏人爬了入来怎么办?多亏有我呢!哈哈」

  他不是想把窗门关好吧?那么我如何返回学校?我所有衣服都在里面的!果然,砰然一声,厨房的窗被昌叔大力地关上了,代表我返回学校的路被断绝了,而且是全身赤裸在室外,有随时被人发现的危险,但又无处可逃。

  我留心看看身边的环境,原来我正身处屋苑商场之外的行人路,也就是公园的出入口旁边,我盘整了思绪,如果我现在经公园行到学校门口,应该可以碰上刚好出来的昌叔,然后求他帮忙,让我返回课室穿上衣服,虽然要被一个陌生男人看到自己裸体的丑态,但总好过在街头赤裸游荡,恐怕会被更多人看到甚至被抓上警局,到时全香港都会耻笑我是个变态的暴露狂老师。

  在一个人面前出丑总好过当众出丑,就便宜一下昌叔,让他看一次全相吧,他是个老实人,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既然拿定了主意,我便跑入公园里去,向著学校方向前进,希望可以赶及截住昌叔吧!想不到最后还是要给他看到自己赤裸裸的样子,早知便不用那么辛苦吧,现在真的要在户外裸跑了,但却不是我自愿的。

  赤脚走在粗糙的路面实在一点也不好受,但时间紧迫,痛苦也得忍耐一下,跑到公园的中央,我躲在一些树丛后,看见昌叔正从学校门口出来,还拿出他的备用锁匙打算为学校重新上锁。我知道不可以再犹豫了,我顾不得全身赤裸,正起步冲出了树丛之际,我看见有一男一女警察正从远处行近昌叔,我心知不妙,即时改变方向,改为向公园出口离开,因为一旦惊动了警察便肯定会有大麻烦。
  但我实在太天真了,一个裸体女人在公园出现怎可能不被发现呢?我的行踪瞬即被一对警员看到,而且他们更高声命令我:「前面那位没穿衣服的小姐,不要走!」

  我心想:『这次怎样收场?难度真的站著等他们来拘捕我吗?不!我要走,摆脱了他们再作打算。』于是我拚命的走,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没穿鞋子,不理会脚底的痛楚,跑出了公园的行人路,但他们没有打算放过我,也向著我追上来。
  我只知道要走,但却完全没有周围环境的概念,慌乱之下,就只好沿著行人路一直往前走,跑到了屋苑商场的正门,我知道这次跑错方向了,因为商场正门位置是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而旁边就是OK和71两间便利店,即使深夜了也是人来人往的,但我没有选择,因为我不可能跑回头束手就擒,只好硬著头皮被更多的人看见自己裸跑吧!这一刻我最害怕的不是当众裸露身体,我只求跑得掉那两个警察的追捕,其它都不重要了,反正他们未必认得出我是谁吧!

  当我经过麦当劳之时,正有一对情侣步出店铺,那女的竟然叫了出来:「有个女人裸跑!」

  我当然没闲情理会他们的反应,但她这一大叫却惊动了前面便利店内的人,他们都纷纷走出店外的行人路来看热闹,一时间有十多二十人站在前面,阻塞著我的去路,他们见到我真的赤裸裸在街上跑,都显得极为雀跃,有些更准备拿出手机企图拍摄我当众裸露的丑态,我情急之下,只好双手掩脸,跑出马路去。
  我心想:『不可以停下来的,裸体就任他们拍吧,只要拍不到我的样子便可以!』

  但我想得太简单了,有几个十六、七的少女竟走到马路上拦住我的去路,为首的以嘲笑的口吻对我说:「会害羞的吗?那么便不应该剥光猪走到街上吧!」
  另一个起哄和应:「奶子、阴部都可以任人看,就是样子不见得人吗?」
  被她们这么一阻,我被更多的途人围了上来,大部份都认定我是暴露狂走到街上裸体,有些则认为我是精神病,他们对著赤裸裸的我评头品足,就是没有一个上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忙。

  当著这么多人赤身露体,我的羞耻到了极点,我不知如何是好,只知道紧紧地掩著脸孔,不可被他们见到。

  忽然人群静了,原来警察已经赶到,那女警上前来要制服我,还企图锁上手铐,我极力挣扎,不想让她挪开我遮脸的双手而让真面目曝光,可是我的动作太大了,竟然在混乱中挥动了手肘打伤了女警,男警见同袍受袭,于是也抛下顾忌一同制服我。

  我大叫:「不好!别动我!」但我听到男警说:「这裸女发疯了,先锁起她再说吧!」

  他的力气比我大,一下子便将我双手紧紧地抓著,然后拗向背后再以手铐锁上。我双手被反锁,全身上下连样子也清清楚楚地展示在众人面前了,我羞得无地自容,我连忙解释:「阿Sir,放了我吧!听我解释。」

  那女警则深深不忿的回应:「放你到街上继续裸跑吗?你这暴露狂,到了警局再慢慢解释吧!」

  正当他们押著全无反抗能力的我,我发现围观的人群原来一直用手机拍摄下整个过程,有些仍然在不停地拍照,我不停地回避他们的镜头,可惜于事无补,我根本无从阻止他们拍摄我的裸照。

  我急忙要求道:「阿Sir,我没有穿衣服,别让他们拍照啊!」

  警员已认定我是有问题的,冷淡说:「你脱光走出来不是要让人家看的吗?我们现在正式拘捕你,涉嫌公众地方行为不检、拒捕、袭警。你有权不说话,由现在开始你所讲的一切将会成为呈堂证供。」

  女警续说:「现在先押你上警车,然后到了警局再帮你再落口供!」

  我再一次要求道:「Madam,我现在全身赤裸,可不可以先给我穿件衣服?」

  女警也认定我是暴露狂,落井下石说:「现在哪里找衣服给你穿呀?警车就在前面街角,上车后才拿张毛毡给你吧!」她指著远处的警车,原来正是停泊在刚才的公园之前,差不多有一百公尺距离。

  我大惊,抗议说:「怎么可能要我走这么远!岂不是让所有人都看光我吗?不可以的!」

  女警说:「你刚才不是赤条条的由那里跑到这里吗?现在再行多一次又有什么大不了?」说著就开始推著我转头往公园前行。我走在前头,就好像是古代被裸体示众游街的女囚一样。

  这一刻我深感后悔,本来只为了一时之快的裸露,竟然变成了如此耻辱的裸体示众,虽然我刚说过:「真想以后都可以脱光衣服,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赤身露体……」

  但不是如此这般的,我以前总是穿著得何等端庄保守,现在竟然一丝不挂的在街上裸露著任人观看,身体所有最私隐的三点部位都无遮无掩地坦露人前,甚至可以随意拍摄,我以后还怎样面对人呢?

  正当我再一次行经麦当劳的门前,一时之间所有的顾客都涌出来看热闹,各人你一言我一语,批评著我不知羞耻、淫荡、变态……总之就是一大堆不好听的说话。

  忽然我听到一句想死的说话:「爸爸,是林老师啊!为什么她没有穿衣服?还被警察叔叔捉了?」

  原来是我的学生周家豪,他的爸爸经常接送他上学,所以一眼便认出是我,我只好极力垂下头来,希望一把长发可以保护我仅存的一点私隐。

  看著我赤裸裸地在他面前行过,他有点不敢相信眼前事实,但更不幸的是他真的认出了我,更说出了我的名字:「这不是林皓婷老师吗?」周围的人听到我是幼稚园老师,就骚动起来,更加好奇想行近些看我的样子。

  女警听到有人说我是老师,感到有点难以置信,她便问我说:「你真的是幼稚园老师?」

  这一问实在令我不知如何是好,我应该认还是不认呢?如果我认了又如何解释自己脱光衣服在街上的行为?但我即使现在不认,最后也必被警方查出来……想那么多有用吗?反正我的裸照、影片明天便会传遍互联网,只好认命了,既然事到如今,就乾脆说实话好了。

  思想上已经豁了出去,便什么也不怕,我回答说:「不错,我就是XX幼稚园的老师,我叫林皓婷,因为我喜欢裸体,所以我便脱光自己的衣服走到街上,我想别人欣赏我的身体。」

  女警:「果然是神经病的,就让你慢慢走,给多些人看吧!」

  我停下步来,抬头望向周家豪的爸爸,深呼吸一口,然后鼓起勇气,挺著我自豪的乳房,张开我修长的双腿站著,露出不曾让人看过的阴唇和耻毛,骄傲地说:「我是XX幼稚园的老师,我叫林皓婷,我的身材美妙吗?尽情欣赏吧!」
  当我说完这番话后,原本围观的人竟有大半说:「好!」有些更赞我:「林老师身材好棒!有种!」

  我完全陶醉在群众的赞美声中,原来我一直希望得到的赞美和欣赏,竟然要在这次无心插柳的当众裸露中才得著,虽然我的名誉和前途都彻底失去,代价看似太大,但我却乐在其中,现在毫不后悔了。

  上了警车,女警终于为我披上毛毡蔽体,但这时的我已经不需要了,我下定了决心,从此再不需要任何衣服,我既然对自己的身体有信心,就应该不怕让所有人看,我以后要裸体过我的生活。

  警车停下来了,但原来警局门口已经布满了闲风而至的记者,因为香港素来保守,实在很少这类香艳的新闻。

  因为要下车了,女警不可能让我就这样赤条条的走入警局,于是再次为我披上毛毡,我就由得她吧!女警搀扶著我下车,步入警局,一众守候多时以为有裸女出现的记者见我已有毛毡遮身,都一一表现出失望的神情。

  忽然我停下步来,挣脱了女警的手,然后摆动身体,弄甩身上的毛毡,露出赤裸裸的身体说:「记者朋友,好看吗?」

  他们一致回应:「好得很!」

  翌日,全港各大报章的头条都有我的新闻,我的裸照更是刊登在最当眼的位置,而我最喜欢的标题就是:『美女幼师当众裸跑,昂然赤身入差馆』。

  半年过后,当然没有幼稚园愿意聘用我啦,所以我的职业也改变了,我当上模特儿,但不是一般的模特儿,是裸体模特儿,薪金特高的!最近更有出版商向我表示,有意为我出一本将会令全港市民震惊的写真集,计划就是要我在每一个港铁车站内全裸露出拍摄,希望拍出美态之馀,同时捕捉繁忙都市人对裸体的反应。

  我当晚裸跑的影片和相片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也掀起了一片新的街头露出的潮流,很多女性都开始不介意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露面裸照,而且是充满自信的。

  原来,因为我一次冲动的露出,世界在改变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合格  

Copyright © 2011 狼人干综合伊人网 - 狼人干综合影院 rights reserved.
本站成人内容收集于互联网,网站设立于美国,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果侵犯当地法令请自行离开!